融中丨一村资本刘晶:探索中国式并购基金之路

帮助企业穿越周期,全方位投后赋能,产业驱动型

所谓中国式并购基金之路,即帮助企业穿越周期,全方位投后赋能,产业驱动型的并购模式。


 


刘晶,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TMT、教育及新经济并购团队负责人。

曾在规模百亿的上海并购基金负责投资工作;曾在国内投行主导新南洋收购昂立教育、绿地集团借壳金丰投资上市、盛大游戏美股私有化、巨人网络私有化后回国上市等多个市场知名重组项目;在一村资本投资了宁德时代、盛大游戏、乐逗游戏、澜起科技等独角兽企业,并主导世纪华通收购点点互动、盛大游戏,收购知名少儿英语教育易贝乐等多起并购项目。


近日,一家老牌少儿英语教育机构易贝乐吸引不少市场关注,在不久前举办的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它宣布与一村资本展开战略合作。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一村资本及其管理基金出资约2亿元收购易贝乐约38%股份。


在资本争相进入在线少儿英语教育的今天,一村资本没有跟风,而是转身布局线下少儿英语教育市场。正如盒马生鲜、永辉超市等线下零售店在科技助力下逆袭为超级物种一样,负责易贝乐投资项目的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晶也坚信,在教育场景上,线上不可能替代线下,而真正能让教育发生质变的是科技。


“不盲目跟风,研究驱动。”这是一村资本在成立之初便植入的基因。3年前,当大多数人对资本市场的观念还停留在IPO、定增、投资时,刘晶所在的一村资本创始团队已经嗅到了即将到来的大并购时代,成立以“投资+并购服务”为主要模式的一村资本。


在过去的3年,一村资本因投出了宁德时代、盛大游戏、迈瑞医疗、澜起科技等,被市场和媒体认为是投出“独角兽”或“准独角兽”最多的新锐私募股权机构,但是刘晶认为,一村资本真正的护城河是探索出了一条帮助企业穿越周期、全方位投后赋能、产业驱动型的中国式并购基金之路。

并购成就伟大公司


说起并购,大家都会不自觉地想到“门口的野蛮人”。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华尔街发生多起恶意并购,在没有管理层合作的前提下,投资公司利用杠杆收购企业,而这些投资人也成为企业家最不喜欢的一群人。


刘晶一直不赞赏这种恶意收购的方式,他认为并购本身能给予的东西很多,就看你如何使用。一个好的并购投资人往往能站在更高的高度,结合自己对宏观经济、产业的历史和未来、科技发展等研究,帮助企业穿越周期走向伟大。


“世纪华通如果要走向伟大,不能通过简单的并购,而是必须具备在地域上和时间上穿越周期的能力。”世纪华通是一村资本合作的第一家上市公司,2015年刘晶凭借其在游戏产业多年的投资经验,确定了两个战略方向:


一是走向海外,进行全球化布局,在地域上穿越周期。随着中国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海外市场成为互联网公司争相抢夺的市场,所以跨地域全球化布局才能抵御系统性风险;


二是增强研发和IP能力,在时间上穿越周期。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诉求,究竟哪些能力在任何年代都是需要的,对于游戏公司来说优秀的产品和IP才能应对不同年代的需求。


回首2014年,在被一线城市瓜分的互联网江湖,你很难注意到位于三线城市绍兴的世纪华通,而当这家以汽车零配件起家的公司号称要成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公司时,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豪言。


2015年,世纪华通已经提出转型一年,期间收购了天游和七酷。但有媒体却毫不客气地指出,天游并不具有太大发展前景,七酷身陷起诉案,世纪华通处境颇为尴尬。


当年下半年,当看到海外游戏公司点点互动正在寻找买家时,一村资本知道机会来了。


点点互动曾成功通过一些欧美主流的策略类游戏,将欧美文化带入全球市场,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世纪华通也想通过点点互动进一步把中国文化产业推向海外市场。一村资本对点点互动颇有预见性的投资,为世纪华通的并购之路指引了一个不错的方向。而在股灾面前仍能完成规模达数十亿元的收购项目,也让世纪华通对一村资本这样一家新兴机构的实力刮目相看。


盛大游戏注入世纪华通也在一村资本的谋划之中。盛大游戏因精品研发、产品成功率、顶级IP资源等行业领先优势,得到了腾讯30亿元的战略入股,这让世纪华通更相信了一村资本的判断。


更让世纪华通对一村资本的专业度颇为赞赏的是,一村资本长时间、多角色深度参与盛大游戏的多项重要动作,从最早参与私有化、协助解决股权之争、管理层替换、端游到手游的业务转变,共同参与公司的很多事务,平衡多方利益、重启A股资本运作,在彼此建立信赖的基础上,一村资本帮助世纪华通成功收购了盛大游戏。


如今,在一村资本的协助下,世纪华通早已不是当初那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而是成功转型成为了以游戏为核心的新文化产业公司。前不久,世纪华通发布公告,拟收购盛跃网络100%股权,成功后其总市值或将大幅超过巨人网络、完美世界,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


左起:郭欣(一村资本创新投资事业部执行总经理)、刘晶(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TMT、教育和新经济领域)、于彤(华西股份副总经理、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汤维清(董事长)、王宏宇(华西股份副总经理兼董秘、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半导体领域)、赵江华(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大健康领域)

投后赋能筑起护城河


并购虽然能帮助企业快速进入新市场,但是统计显示,在国际上企业并购的成功率只有30%,剩下的70%效果不明显甚至最后遭受失败,有业内人士笑称,并购的成功率比婚姻的成功率还低。


“从并购全生命周期来看,很多人更关注前期的招标的、估值等,以财务型或投资套利型并购为主,其实并购之后的整合管理更为重要。”刘晶的分析与国际知名管理机构科尔尼咨询公司的研究结果一致。科尔尼咨询长期关注企业并购,它强调,并购方需重视被并购企业的专业人力资源、重视被并购企业的管理文化整合。


一村资本从创始初期就将自己定位为并购赋能型管理人,而不是单纯的资金提供者。


“我们之所以看中一村资本就是因为他们的赋能。”易贝乐创始人施建东坦言,在和一村资本接触前,也和其他上市公司投资人聊过,但是对方更看中的是易贝乐能带来多少利润以及收购以后对二级市场的影响,对于并购以后的整合管理却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刘晶不同,他从少儿教育到K12教育,从教育的本质到“科技+教育”,与施建东的教育理念基本一致,甚至说出了一些他想做又不知道怎么去实施的东西。


刘晶虽然出身投行,但却对教育行业研究颇深。2013年,他操刀上海新南洋收购昂立教育,历时一年多交易完成,昂立教育由此也成为A股市场教育企业第一股,甚至成了教育并购领域的标杆性项目。在负责这单项目的过程中,刘晶经历了从上海市教委到教育部,从上海交易所到中国证监会提出的有关教育业务、合规、财务、评估上的种种问题。


也正是因此,刘晶对资本和教育的结合有了新的理解,“教育,尤其是少儿教育行业服务不同层次、不同地域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并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这个国家和世界,这是作坊式的教育机构所欠缺的,资本能促使教育机构从小作坊向现代化的教育集团进行转变,这也是一村资本投资教育的真正动力和源泉。”他说。


从去年开始,一村资本和易贝乐达成战略合作,刘晶组织团队分赴北京、上海、深圳,甚至三四线城市的门店摸底调研,又带领易贝乐管理团队去硅谷、韩国等发达国家学习他们如何用科技助力教育发展,几乎每周一次飞到易贝乐北京总部和管理层、员工商讨公司战略。


如今半年多时间,易贝乐已将品牌slogan正式升级为“培养有创造力的自主学习者”,还与研发“AI+”少儿英语产品的睿小麟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就提升儿童英语自主学习效果及效率性等课题进行合作。


俞敏洪曾判断未来中国将出现四五十家上百亿的教育公司,刘晶认为,在线幼儿教育的互联网运营模式没有抓住教育的本质,教育不仅仅是线上的知识传递,线下同学之间的模仿、老师的拥抱可能对孩子的影响更为深远。所以他相信,易贝乐在一村资本的赋能下应该能走得更远更好。

从项目驱动到产业驱动


可能没有哪一家并购基金能像一村资本那样拥有这么浸淫产业多年的专业人士。半导体并购团队的核心成员在半导体集成电路领域拥有二三十年的从业经验,芯片研发、管理、并购经验丰富;大健康并购团队的管理者出身医药学专业,曾在3家医药上市公司担任管理岗位,其他核心成员有医学博士、医院医生等。


“今年3月刚交割完成的意大利医药集团NMS并购案,正是因为我们大健康团队同事们深厚的产业背景,所以在欧美等投资人的竞标下,我们成功并购了90%的股权。”刘晶介绍,此交易案还被评为“2017易界胡润中国跨界并购百强”第62名。


一村资本的创始团队有一个共识,做一单是一单的项目驱动型并购是不可持久的,产业驱动才是决胜的关键,刘晶认为产业驱动要做到以下两点:


第一、从产业角度出发帮助企业穿越周期。成功的企业分为优秀和伟大,前者只是顺应了当时的发展趋势,而真正伟大的企业则是能穿越产业周期的。一些企业家可能更关注自己的深度,而没有着眼于未来,从而导致企业一时的辉煌,但是我们会更关注企业的广度,尤其是在当前万物互联的时代,如何跨界融通,抵御周期显得尤为重要;


第二、真正全方位赋能企业。不少人都在说赋能,但是真正能做得到的却很少,无论是资本赋能、产业赋能、人才赋能,还是组织赋能,每一种赋能都需要并购基金团队拥有相应的素质,相比较PE的单一能力也能生存,优秀的并购基金需要是全能型选手,这样才能在浪潮到来时,及时把握住机会。


从明确并购的意义,到找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这家成立才3年的年轻机构似乎有着比一般机构更为成熟的想法和远大的抱负。


 后记 

在采访中了解到,有员工戏称自己的公司为“东郊黑石”(因一村资本的公司地址位于上海浦东东郊中心)。


黑石集团诞生于1985年,是一家专注私募股权的美国投资机构,当时美国的并购业务已经开展地如火如荼,而且并购业还有一个不好的名声,即“掠夺企业”,然而黑石在成立之初就选择了与众不同的道路——坚持不做恶意收购,经历了私募股权行业几十年起落沉浮的历史,黑石集团早已成为华尔街的“无冕之王”,所管理的资产规模名列前茅,人均利润率达到高盛集团的9倍。


在我看来,相比黑石顺应了美国的经济发展浪潮,一村资本在走的正是当前经济转型背景之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并购基金之路。除了做“友好收购者”,它更希望成为企业跨越到伟大公司路上的伙伴,甚至能为中国产业转型升级贡献一己之力。正是基于这样的初心,一村资本无论是定位,还是战略,都与产业的发展休戚相关。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村资本不仅仅是市场人士眼中的“捕捉独角兽新锐”,而是肩负起了产业转型升级的变革者。


版权所有 一村资本有限公司 2017 不得转载苏ICP备15026364号